安徽现代信息

新闻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 > 以色列爆料美伊已经开始密谈?其实双方都不想打仗

以色列爆料美伊已经开始密谈?其实双方都不想打仗

山雨欲来风满楼。正处在“战与和的十字路口”的波斯湾,各方的一举一动无疑都在撩动着世界的神经。

7月8日,有未经核实的消息传出,称美国开始紧急撤离在伊拉克的作战部队人员,其中离伊朗较近的三大基地全部撤离。还有消息称,在波斯湾内游弋的美国军舰紧急撤离至距伊朗海岸更远的水域。

美国海军海军研究所8日公布的所有航母战斗群最新动向

如果此事属实,那么空气中的火药味无疑更加浓厚。毕竟,此前在遭遇不知来源的火箭弹袭击后,美国的确撤离了伊拉克境内靠近伊朗的石油公司、军营以及驻伊拉克大使馆的非战斗人员——此举一度将外界对美国行将开战的猜测推向了一个高峰。

但有件事是肯定的:就在不到一周前,美军向中东增派了十数架F-22隐身战机和EA-18G电子战飞机,进一步充实美军在地区的空中与电子战力量。显然,面对伊朗以美制F-14和俄制米格-29领衔的空军战力和庞大的地面防空力量,美军此举的针对性颇强。

3天后,一向公开力挺伊朗的俄罗斯罕见地对波斯雄狮发出了“呼吁”(警告),呼吁德黑兰保持克制,不要采取进一步措施。而在伊朗的宿敌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在昨天高调视察了以空军最精锐的F-35隐身战机大队,并毫不掩饰地表达了威胁之意,“这些飞机可以抵达中东任何地方,包括伊朗和叙利亚。”

显然,伊朗月初突破伊核协议规定的浓缩铀丰度的举动,似乎已经产生了“多米诺骨牌”的效果……若果真如此,好不容易问世的伊核协议是否已经走向生命的尽头?

伊朗宣布提高铀浓缩丰度 以总理内塔尼亚胡要求英法德对伊朗实施制裁

伊朗:连突破都在遵循协议

面对特朗普的“极限施压”,伊朗似乎毫不犹豫地遵循了“以超强硬对强硬”的思路,甚至不惜破坏己做出重大妥协才换来的伊核协议。

7月8日,伊朗原子能组织发言人卡迈勒万迪公开表示,伊朗的浓缩铀丰度已经突破伊核协议规定的3.67%的上限。而下一步,无论是将浓缩铀丰度进一步提高至20%,还是增加离心机数量,提高浓缩铀产量,都是伊朗减少履行伊核协议承诺的可选项。

伊朗总统参观布什尔核电站(资料图)

2015年,伊朗与美国、中国、俄罗斯及欧洲英法德六大国达成历史性的伊核协议。伊朗以限制核开发活动为条件,换取国际社会逐步削减对伊制裁。

伊朗议会国家安全和外交政策委员会主席法拉哈特皮什甚至还表示,伊朗还可以发展丰度达90%的浓缩铀——这无异于完全摒弃伊核协议,以开发核武器作为反威慑。伊朗的表态迅速引起美国与欧洲的紧张,特别是欧洲,疾呼伊朗不要废弃伊核协议。

乍看之下,伊朗似乎毫不介意退出协议,但果真如此吗?

实际上,伊朗迄今为止所有看似突破协议内容的作为,都是在协议本身规定的范围内。因为根据协议,如果美方及其它各方未能兑现承诺的援助与救济,那么一些条款是允许伊朗减少履行协议中的要求与限制的。换句话说,哪怕是伊朗对伊核协议的破坏,都在遵循着伊核协议划定的轨迹。

这才是伊朗对这份协议的真实看法——这绝不是一份能够说弃就弃的临时文件,而是决定伊朗未来国家发展轨迹的宝贵契机。

首先,长期的国际制裁使得伊朗国内经济发展困难,通货膨胀居高不下,普通民众对于解除制裁,发展经济的呼声很高。因此才有伊朗改革派在数年前的上台,也才有不惜重大妥协达成伊核协议的历史性决定。实际上,对于伊朗数年来不遗余力援助叙利亚政府与也门胡塞武装,伊朗国内已有不少怨言。

其次,伊朗本身军事实力虽远飞伊拉克、利比亚等国可比,但是要在正面战场上与拥有装备代差优势的美军对抗,胜算仍旧微弱。伊朗很清楚,他可以凭借在叙利亚、黎巴嫩和也门等地的盟友凭借非对称优势给美国“制造麻烦”,却很难在直接对抗中占得上风。

因此,即便是以对美强硬著称的革命卫队,其司令侯赛因·萨拉米在伊朗突破3.67%浓缩铀生产丰度的限制后的讲话中仍不忘强调,伊朗并不是想要核武器,也反对生产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可以说,凭借对外界的反向施压,迫使欧洲等国将美国拉回伊核协议的轨道,仍是伊朗的算盘。伊朗当然在观望2020年就要开始的美国总统大选,希望一位更为温和务实的总统上台推翻特朗普退出伊核协议的决定。但是,即便特朗普连任成功,伊朗也有希望与其周旋——这来自于伊朗对美国政策目标的把握。

美国:退出协议却难说再见

2018年5月,美国总统特朗普冒天下之大不韪,推翻了前任奥巴马几乎最重要的政治遗产——宣布退出伊核协议,重启协议免除的对伊制裁。

的确,美国国内的强硬派、石油集团与在特朗普竞选过程中发挥重要作用的犹太人集团对于伊核协议有着强烈的厌恶,但需要看到的是,他们厌恶的并非协议中对伊朗核能力的限制,而是认为协议对伊朗的限制还不够。

在他们看来,就是伊核协议虽然暂时限制了伊朗的核开发活动,但在没有限制伊朗发展弹道导弹和反以政策的情况下却给了伊朗发展经济的国际空间,这样不用过多久,一个坚定反以的伊朗就有更多的能力挑战美国。用一位美国右派智库专家的话说,“目前虚弱无力的伊朗,总比以后更加强大的伊朗好收拾。”

这一战略判断是特朗普去年做出退出伊核协议的决定时,得到众多支持的重要原因。但这在另一方面则意味着,如果伊朗同意对其弹道导弹发展做出限制,或者弱化乃至扭转其“要将以色列从地图上抹去”的对外政策,那么美国并非没有回归伊核协议框架与轨道的可能。

再者,如果说有一件事是美国总统特朗普心中的头等大事,那只会是谋求总统连任。因此,尽管特朗普曾在强硬派的支持下不断对伊朗“放狠话”,但是真到伊朗把美国无人机击落,使得美国拥有实施报复性打击之借口的时候,特朗普反而“怂了”。

相关信息: